您当前的位置:在文昌 > 文昌百事通 > 旅游景点

古居、石缸、九牧堂,文昌有个十八行

来源:天涯社区 编辑:君子娱乐 发布日期:2016年08月17日 字体:[大][中][小]关闭本页

当朋友问我知道不知道文昌会文十八行的时候,我摇了摇头。他鄙夷的眼神,激发我要一探究竟的决心。

从海口出发,沿着海文高速路驱车1个半小时后就到了文昌会文镇。当用手机导航软件搜索十八行的时候,却怎么也搜索不到。于是只好电话求助朋友,朋友帮忙联系了当地的一位美女。在美女的带领下,我们七拐八拐便来到十八行村。

石缸

石缸

石缸

马石

抱古石

刚到村口,就被几件石器所吸引。两个上马石,两个石头做的大水缸,两个抱鼓石。

走进村落,沿着狭窄的铺着青砖的巷子行走,两边是一排排高大的院墙和门框很高的院门。陪同我们一起来的美女,边走边将村落的故事娓娓道来。

十八行村石头

这场景,让我想起了戴望舒的雨

十八行:十八条小巷,十八条像张开的扇子中的扇骨一样一字排开的房屋建筑。每条建筑群落是一个大家族,比如大哥、二哥、三哥、四弟,,,一家连着一家,每家都在一个中轴线上,每家的前后门相通。一眼可以从大哥家的门堂看到最后一家的门堂。据说这种建筑形式叫做“同心”,而相互平行的另外两行。在同一个位置的院落的建筑高度也要相同。这叫“同德”。

 

十八行村老房子

这种前后对齐、高低错落、屋与屋相连的建筑风格,在琼北非常普遍。但是像十八行村保存这么多这么好的明清时期的古院落还真的不多见。

 

十八行村老房子

十八行村

门环

客厅

屋檐

九牧堂

门扇

石阶

老房子内景图

屋顶

十八行村老房子

十八行村老房子


十八行村基本上都姓林。在林姓历史上,出现了很多郡望堂号,其中的"西河"、"济南"、"下邳"、"南安"、"晋安"、"九龙"、"十德"、"九牧"等都有较大影响。"九牧堂"来源唐代,福建的林姓始祖林禄的孙子林披,被授太子詹一职。他先后娶三位妻子,三夫人后来生了九个儿子,9人后来都做了州刺史。由于州刺史又称牧。兄弟九人合在一起,正好是“九牧”。据说十八行这支林姓家族是从福建为躲避倭寇袭扰而迁居于此。但几百年来始终延续九牧堂号,几乎每家都挂有九牧堂的匾额。

屋顶瓦的摆放和我们秦岭南北不一样。

侨乡之旅---文昌步行街、会文镇白延墟、湖丰十八行村一日游自驾攻略

08:30 - 10:00 海口出发,沿着海文高速前往文昌会文镇

10:00 - 11:40 会文镇至湖丰十八行村参观游览(手机导航软件,搜索 “湖丰”)

11:40 - 13:30 在白延墟午餐,游览。

13:30 - 14:40 在会文镇星月菩提交易中心参观、选购。

14:40 - 15:30 前往文昌文城

15:30 - 17:00 游览文昌步行街

17:00 - 18:30 返回海口

行程简介:

1、“海南华侨看文昌,文昌华侨看白延”

作为“华侨之乡的华侨之乡”,白延地区高达九成的家庭都出过华侨。从19世纪20年代开始,一批批从南洋归来的华侨,在这里建起南洋风格的骑楼,开设繁华的商铺,使之成为红火一时的闹市。就在这个长不到一公里的街市,民国时期竟然同时开设有花旗银行、香港渣打银行和汇丰银行等3家外资银行。在当年,繁华热闹的白延墟被人称为“小上海”。 

20米内3家外资银行 

走在白延墟街道,感觉冷冷清清,很难想象这里曾经的繁华。惟有几间南洋风格的骑楼,告诉人们这里有过不少华侨。 

当地的老人告诉记者,原来街道的两边都是两三层高的楼房,大多数是骑楼。但日军侵琼后,这里的大部分建筑遭到破坏,现在街道两边的房子大多是后来重新盖的。街道的中间,一幢两层高的破旧骑楼,至今还能看出被火烧过的痕迹。 

当年花旗银行的所在地,是一间靠街的显眼门面。如今已是一处荒废地,唯一还保留的遗迹,是一根石柱及其地基。该处门面右侧有一条石板路,泛青的花岗岩,可以印证这里曾经有过熙来攘往的人流。沿着石板路往里走,便能看到三幢相连的两层骑楼。也许是没有面街的缘故,三幢骑楼保留得较为完好。从小一直居住此地的林日农老人告诉记者,中间的门面以前是汇丰银行,右边的那间便是渣打银行。这里如今已成为民宅,当地群众称,今年4月份之前,右边的骑楼上还能依稀看到渣打银行的字样。 

对于这3家相距不到20米的外资银行到底是那一年设立的,以什么方式经营,记者通过向当地老人了解和翻阅资料,都没有找到答案。老人们只知道,民国时期的白延墟上可以流通的货币,除了国民政府的关金券、金圆券,还有港币、新加坡币、马来西亚元和美元。 

除了银行,这里曾经还有邮局。左边的那间骑楼,便是当年“和记信局”的所在地。75岁老人林秉钧其父亲解放前是该“侨批局”(当年对邮局的称呼)的经理。林秉钧说,侨批局能大量收到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的汇款和信函。当地人称汇款为“寄批”,有华侨汇钱回来了,人们会说“番客寄批了”。“侨批局”的“介送员”(邮递员)将汇款送往每家每户,收到汇款或信函的人家会给介送员几元“喝茶钱”(小费),介送员的收入也大多来自“喝茶钱”。 

远近闻名的繁华街道 

白延墟的繁华,缘于当年活跃在这里众多华侨。人们称,“海南华侨看文昌,文昌华侨看白延”,也有人说,白延是“华侨之乡的华侨之乡”,白延地区高达九成的家庭都出过华侨。从19世纪20年代开始,一批批从南洋回来的华侨,建起了一幢幢具有南洋风格的骑楼,开设各种各样的商铺,使这里成为红火一时的闹市。 

街市上除了本地的商品外,还有许多是外国的产品,如香烟、手表、自行车等,有来自东南亚的,也有来自欧美的。老人们不知道一些外国商品的品牌,但还能描述出他们的特点。根据图案,他们称一种外包装印有一个老人戴着高帽子的麦片,为“公仔戴桶”麦片,还有类似的如“海军”香烟,“公仔拉刀”香烟。 

林日农说,那时候文昌蓬莱、迈号、重兴,琼海长坡等周边地区的人们,都常到这里来赶集,“从早上一直热闹到晚上。”林日农的父亲当年便在这里开了一间名为“和利”的副食品店。林日农在五六岁的时候,经常随父亲到这闹市中玩耍。另一位居住此地的林日煊老人还记得,当年一些商店会搞一些活动来吸引顾客,如在高处挂一吊钱或一包香烟,谁能够爬上去设法取到便可拿走。当时人们称这里是一个“小上海”。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上世纪30年代白延墟曾建有一个火力发电厂,墟上的许多人家都用上了电灯,可惜后来发电厂也在日军侵入后被破坏。老人们介绍,那时候白延墟还有电话。 

当地很多人说外来话 

华侨们带给当地的影响,还体现在生活方式乃至语言习惯上。虽然是夏天,但记者注意到,当地的老人大多穿着皮鞋。这种习惯,是受华侨影响形成的。他们说,男人穿西装,女人旗袍,在当年的白延墟很常见。 

而穿一双锃亮的皮鞋,更是当时的男人们所热衷的,当年白延墟上就有好几家皮鞋厂。还有一样当时时髦的装扮,便是将衣服烫得笔挺,用山柚油将头发梳得光亮。在当时,许多人都有喝咖啡的习惯,这一习惯也传承至今。 

当林日农老人比较标准地说出“goodball”(好球)“myball”(我的球)“outside”(出界)等英文词汇时,记者吃惊不已。林日农说,这些是当地球类比赛常用的英语词汇,在民国时期就在人们口头流传。还比如,这里人不说肥皂,而是说“soap”(肥皂)、不说胶卷,而说“film”。 

如今,当地人赶集的地方已经迁移到会文镇,白延墟已不再有熙熙攘攘的人流。繁华落尽,留给如今的白延墟人无限的遐想。

二、湖丰十八村

“十八行”地处文昌会文镇西部,毗邻白延乡古墟,是文昌会文镇湖峰村(简称湖村)最为古老的自然村落,乃湖峰村八个自然村落之一,缘起于坐南朝北纵向排列十八行民居群而得名。它的整体总局特点是:坐南朝北呈辐射状扇形排列,每行多则七八户,少则二三户,为多进封闭式院落,每行纵向中轴对齐。

听说“十八行”的形成经历了500多年,村里房子按十八行建造,寓意“兄弟同心,邻里不欺”。所谓同心,是指每行屋子内住的都是由同一房分出去的兄弟辈直系亲属,在“行”的中轴线上,每进房屋的正厅前后大门都要上下对齐,以示“同心”;而“行”与“行”的住宅间,同辈的房屋必须高度相等,以示邻里相互平等。村里人介绍说,祖先从福建迁来此地,在清代出了不少官员,衣锦还乡当然要大兴土木盖新居。

三、会文星月菩提

小小红藤子成极佳的佛珠原材料,为文昌会文佛珠产业带来过亿月产值

小佛珠转动大商机

“800块吧!我多拿几条,都是老客户了!”“这可是上好的A货!转手就是上万的价格!”此起彼伏的叫卖声,让人疑惑究竟这是什么商品。但只要一看交易中心里不论商家还是顾客,人手至少一条的佛珠,即不言自明。

这里是文昌市会文镇刚落成一月有余的佛珠交流中心,随着佛珠市场的日益火热,有着佛珠加工传统的会文镇也迎来了产业发展的第二春。仅仅一年多时间,会文镇的佛珠加工企业就从最初的两家增长到如今近1000家,月产值也突破亿元大关。

不起眼的小佛珠,成了会文镇头牌产业之一。

据了解,这些小佛珠主要是由一种名为红藤子的植物果实加工而成的,品相文雅特别,很是畅销。

佛珠市场供不应求

“别小看这营业面积仅仅有700平方米的交易市场,要知道,这里一天的成交额,就将近400万元!”会文镇佛珠交易市场总经理欧大雷说,开张不足两月,市场里已经迎来136家商户入驻。

市场为什么这么火?欧大雷认为个中原因是,一是因为海南的红藤子原料好,受市场认可,二是像会文镇这样集佛珠加工分销一条龙的地方在全国或是唯一。

会文镇沙港村村民林书禄开设了第一家佛珠加工厂。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会文镇的佛珠加工厂逐步发展至15家,后逐渐衰落,至1990年代末仅余下两家。

真正的井喷式发展发生在2013年初。随着文玩文化的走俏,国内外的优质佛珠需求量大增,这也让会文人嗅到了商机。包括林书禄的加工厂在内,会文镇如雨后春笋般在半年内出现了超过200家加工厂。“说实话还是市场需求所致,即便现在镇上有近1000家厂,佛珠还是供不应求。”

据介绍,来会文收购佛珠的商人,大多来自广州、上海、北京等大城市,也有义乌这样的小商品集散地。

住房餐饮物流被拉动

随着佛珠产业的井喷式发展,不仅让“会文造”的名声“辐射”到了内地,也无形中带动着本地包括旅店等在内的产业的发展。

“现在入住的都是来会文收购佛珠的内地老板,旅店时常爆满。”会文镇的昌旺客房服务员王秀文告诉记者。

与佛珠加工厂一样在短时间内井喷式发展的还有餐饮业,外来经销商、游客与日俱增,让大多酒店、餐馆都分得了一杯羹。而随着电商平台的发展,物流行业也在会文扎根,顺丰、申通等国内知名物流企业纷纷在会文增设物流点。

“受益最大的,还是本地农民。”会文镇副镇长洪震告诉记者,据粗略统计,目前会文镇佛珠加工厂从业人员达5000多人,普通工人每人每月平均工资一般在3000元左右,最多的甚至超过6000元。

抱鼓石是汉族民居宅门构件之一,既有建筑功能也有装饰和显示主人身份地位的作用。在古代封建社会,老百姓只能用小小的石门墩,只有官家大户才可能用大规格的抱鼓石。抱鼓石是礼制建筑等级的符号象征,也是“非贵即富”的门第符号。据说,这几件石器的主人是清初曾任江西高安县知县的林运鑫在世时所用。至今已有400年的历史。

我非常惊叹在这里看到上马石,因为我来海南十年多,还没有在海南见过马。看来,咱海南古代也是内地一样是骑马上下班的。